【玫瑰中心】白玫瑰之争(二)

☞之前曾经出了一篇脑洞集合(指路:【玫瑰中心】来搞事情啦!☜本脑洞的具体设定可以看这里)

本文是脑洞三:玫瑰之争,题目稍微改了一下,请别介意。

☞上一章:序章 雪山上的白玫瑰

本文是ABO世界观!而且是私设多多的ABO世界观!本文私设玫瑰被罗斯将军收养。由于经历和阅历不一样,可能会和原版玫瑰产生差异。人物OOC都是我的错!

☞本文CP有:豹玫瑰,金钱豹玫瑰,猿玫瑰,(后面可能会有奇异玫瑰)

CP不合的话请勿看本文,这是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谢谢!



  贰章 王子与乞儿

 

  风太大了,掀起了雪花,迷了他的眼。

  他看了很久,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居然没得雪盲症。”这时候竟然只想到这个,恐怕他是个傻的。

  他不再看向外面,也不去听人们的喧闹的讨论。他想了很久,依然想不到该如何面对前来拜访的王子殿下。很多时候,他能做到的不过是不闻不语,佯装又聋又哑。正如此刻这般,端坐在位置上,犹如一个精致的人偶。

  他原本想要离去,甚至为此跟姆巴库大吵了一架,然而姆巴库就像一个执拗的孩童那样蛮不讲理,硬要他留下来,不让他离场。或许,这场戏没有他不行,但他在这里担任的是什么角色呢?这一点让他猜不透。

  特查拉曾经对他说,他就像一个高贵的王子,永远被人们围在中心,受人们追捧,却又无法触碰,宛若悬崖上的玫瑰。但是,这朵玫瑰最终被特查拉摘了下来。

  他有时会想,这是一次玩笑,还是一个挑战?特查拉到底为什么会找上他?他从不觉得自己很差劲,他自认为容貌姣好,性格也不错,他觉得自己唯一的缺陷是在感情的世界里愚不可及。难道全世界的Alpha不都一样吗?喜欢愚蠢的、好骗的Omega。是他不够愚蠢还是不够好骗?

  “你太精明了,埃弗雷特。防备心强,懂得趋利避害,只要一看到自己受伤害的可能性,你就会将尾巴缩回去,佯装可怜,然后伺机逃走。”——某人曾经这么对他说。

  某人,指的是某个想把他骗上床的Alpha。他对此不置可否。

  那个自认为很懂他的Alpha恐怕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他。他并非害怕受到伤害,他……不过是害怕伤害到别人。结果,事实证明他往往是被伤害的那个。

  而此刻,那个被埃弗雷特称为“想把他骗上床”的Alpha打了个大大的喷嚏,然后脸色不佳地看向任务信息,当他看到任务资料上的人名和地名时,他的脸色更加臭了——埃弗雷特·罗斯……坠机地点:瓦坎达边界……时间:一个月前……

  可能他的脸色实在是太恐怖了,站在他旁边的战友企图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埃里克,看来你的玫瑰花要枯萎在雪山上……”却被埃里克充满杀气的眼神吓得把未完的话语吞回肚子里。

  另一个老战友用怜悯的眼神看着这个作死的家伙,谁都知道不能拿埃里克的白玫瑰开玩笑,况且埃弗雷特·罗斯可不是能随便开玩笑的对象,表面上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中尉,但他可是罗斯将军的养子。军队里甚至有传言说他总有一天都会继承罗斯将军的位置,成为第一个Omega将军。或许传闻有些夸大,但是埃弗雷特·罗斯是怎样的人,作为曾经跟随在他身边的埃里克恐怕最清楚不过,所以埃里克从来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提及埃弗雷特·罗斯,尤其是玩笑话。

  他们不知道的是,埃里克生气的原因不止如此。他相信埃弗雷特没那么轻易死亡,他不相信的是瓦坎达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瓦坎达——那个他未曾谋面的故乡——是个怎样的地方。

  “当你们看到任务信息之时,已经默认你们加入本次任务。我们这次任务是……”

  “为什么一个月后才发布任务!”埃里克凶狠地盯着任务负责人,似乎只要负责人给出一个让他不满意的答案,他就会将负责人撕成碎片。

  一般来说,任务从来不能问“为什么”这类问题,然而埃里克一看就不好应付,况且埃里克还是他们队伍里的王牌,如果此时不回答他的问题,他肯定不会罢休。负责人只好用公事公办的语气回答:“任务早在一个月前就有了。在你们之前,已经有三支进入瓦坎达领域的队伍失去联系。”这可不是个好消息,可能会引起队员们的不安情绪,但他只能继续说:“我们是即将前往瓦坎达的第四支队伍,我们的任务只有一个:营救埃弗雷特·罗斯中尉,并且将他安全护送回美国。”

  “此任务属于秘密任务,中尉的名字原本不该出现在任务信息内,你们只需要知道要去寻找一个在瓦坎达的美国士兵就够了。但是我们都清楚,这支队伍都是什么人。有些是新来的笨蛋——他们就暂且不提,有些则是以前在K名号下干活的混蛋,你们都多少听说过埃弗雷特·罗斯是什么人,所以也该清楚本次任务绝对不能失败!”

  当然不能失败,埃里克绝对不会让这次任务失败的。瓦坎达总想从他的身边夺走他的珍贵之人,这一次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瓦坎达。

  与此同时,不知道某个Alpha暗自下定决心的埃弗雷特只想着该如何逃避现在的局面,他现在无比庆幸脸上丑不拉几的面具可以让他不必直面前男友的尴尬。

  特查拉曾经形容他是众星拱月的小王子,他现在却见识到了真正的王子是怎样被一堆大长腿美女护送过来,相比之下自己不过是被扣留在瓦坎达的乞儿,因别人的怜悯苟延残喘。不过,谁在意呢?没人会在意。如果早知道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他肯定会拒绝姆巴库的邀请,不会来贾巴里部落。

  在听到特查拉提及的美国部队之后,他更加确定这件事情——他本不该来的。

 

  这是这个月以来第三起入侵事件了,然而所有被抓的士兵所说的都是同一件事:他们的任务是来寻找在一个月前坠机的不知名中尉,任务没有提及中尉的名字,不过那根本无关紧要,毕竟在一群黑人中找一个白人,相当于豹子群里找猫咪,一眼就能看透。如果他们不是来瓦坎达找人的话,特查拉根本不会在意他们找的是谁。

  瓦坎达国王特查卡还没决定好如何处理这些美国士兵。或许是出于锻炼特查拉的目的,这件事情落在了特查拉头上,由他来解决。但是到底要怎么处理呢?实在没有定论。

  特查拉曾经在外留学,他接触过各种肤色、各种民族、各种阶层的人,所以他没有因为对方是外族人就武断地认为他们是一群想要入侵瓦坎达的坏蛋,况且这群士兵通过了测谎机器,他相信瓦坎达的科技。

  如果情况真的如这些美国士兵说的那样,那么他就必须要找到这个在瓦坎达坠机、至今生死不明的美军中尉,无论中尉是生是死,他都应该找出来,然后给这个事件画上句号。

  正在这时,他听闻了贾巴里的传闻——“雪山上的白玫瑰”。

  巧合?偶然?还是有人故意策划?

  或许,他见到这位传说中的“美军中尉”就知道了。

  不过……这人在这里似乎过得挺惨?特查拉在远处就听到模糊不清的争吵声,其他贾巴里人对此见怪不怪。当他询问时,他们甚至大大方方地告诉特查拉,这是“白玫瑰”在跟他们首领吵架。某方面来说,居然敢跟姆巴库吵架,这个美国人的胆子也挺大。然而最后的结果是美国人的声音在姆巴库的吼叫中消声灭迹。很明显,他斗不过姆巴库。

  说真的,特查拉挺期待跟这个美国人见面,如果他不是被裹得严严实实看不出样子的话。特查拉见到那人的时候,差点要怀疑这个美国人是不是被贾巴里部落的人虐待得不似人样才会裹成这样,毕竟没人会在室内戴着面具并将皮毛裹在头上。但奥克耶认为这是一种不尊重的行为。

  奥克耶是特查拉的好朋友,更是特查拉的近身侍卫。特查拉相信奥克耶未来一定能够成为朵拉侍卫队队长,不过现在,他的父亲似乎有意让奥克耶跟在他身边锻炼。奥克耶什么都好,就是有点保守死板,她坚持认为就算是外邦人也应该对王子殿下(也就是他)保持尊敬的态度和礼仪。

  这原本是件小事,只要外邦人露出面目、真诚地行礼,这件事就揭过去了。尽管特查拉认为这不太必要,他没心思去勉强一个外国人,但他确实好奇面具之下的人的模样,所以他放任奥克耶的行为。

  或许,奥克耶只是想找个借口让嚣张的姆巴库丢脸而已。

  可能出于同样的理由,姆巴库对此表现得相当生气。不过特查拉在姆巴库随后的话语中找到了真正的原因——“你要让我的Omega低声下气?凭什么!”

  这让事情变得复杂了。

  坠机的应该是一个美军中尉,但是姆巴库所说的却是Omega。

  “闭嘴啊,姆巴库,谁他妈是你的Omega!”声音的主人对姆巴库可以说是不留情面,毫不犹豫地否决了他的话。但这个声音却让姆巴库安静了下来,他们甚至能够从姆巴库身上感受到“委屈”这种情绪。

  特查拉认得这个声音。尽管在面具之下显得有些失真,但是这个声音他不可能忘记。

  “埃……埃弗雷特?”

  当面具被摘下,露出那张让特查拉魂牵梦绕的脸时,特查拉唯一能做的仅仅是像被灯光照射的羚羊那样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人看。

  这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

  没人会想到埃弗雷特居然在这里。至少,特查拉从未想过在瓦坎达见到埃弗雷特,即使他曾经在梦中梦见过各种重逢的场景,但绝对不包括此刻这种针锋相对的紧张氛围。

  特查拉终于明白为什么需要用面具遮盖脸部、用皮毛裹住头部和颈部,因为那个人不想见到他,更加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存在,所以才要遮挡样貌和信息素。特查拉突然明白,自己刚才不该叫出那个名字的,埃弗雷特肯定不希望他叫出这个名字。

  “棉花糖,你认识特查拉?”

  “……不认识。”

  “你之前说过,你认识一个名为‘特查拉’的瓦坎达人。”在瓦坎达,可没有人会跟王子同名。

  “但你不是问过了吗?王子殿下可是说他不认识我,估计我太不起眼吧。不过你们的王子在牛津可是很出名。”出了名的翘臀大长腿。埃弗雷特对此撇下了嘴角。没长成大长腿又不是我的错!

  不过他更伤心的是他的存在从来没有在特查拉的生命中留下痕迹。所有瓦坎达人都知道,特查拉王子有一个从小认识的青梅,他们相恋多年,就算分手之后,王子殿下依然对她恋恋不忘,一直没有再找其他女人。那个名为“娜吉雅”的女人是特查拉的初恋,也是他唯一的恋人,而埃弗雷特不过是他生命中一个不重要的过客,甚至连名字都不曾在这段情史里留下过。

  埃弗雷特该说什么?难道他要哭着说:“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没有名字”吗?

  埃弗雷特已经习惯了,他所爱的人终究会离开他。只不过,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结局会是如此惨烈。当你以为你爱的人同样深爱着你,现实却让你知道他心里从未有过你,你就会明白这段你曾经在乎(甚至现在也无法放下)的感情在别人看来是多么滑稽可笑。

  如果不曾拥有,那就不会失去。埃弗雷特唯一能做的就是假装自己不曾拥有过,然而心中的伤痛却未曾减少一分。

  他又想起母亲最后对他说的话。她没有让他想念她,也没有说任何抱歉或者诉说爱意的话语,她在离别时仅仅对他说了一个道理:“别相信任何人,肯尼。别相信任何人——这是唯一能够保护你自己的方法。”

  埃弗雷特恍惚间想到了埃里克。他曾经认为埃里克并不了解他,现在他却意识到,或许埃里克比他想象中还要了解他。

  【埃弗雷特,你不过是害怕受伤。】

  他承认这句话有一部分是正确的,但还有一部分,他坚持是因为害怕自己会伤害到别人。

  ——玫瑰有刺。

  终有一天,他们会明白这一点。

 

  现在这样的局面绝对不是特查拉的本意。为了保护埃弗雷特,特查拉曾经请求他的好朋友娜吉雅跟他假装情侣——至少在瓦坎达人看来,他们是情侣。于是,谁也不知道他迷恋的是一朵玫瑰。

  特查拉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雪山上的白玫瑰”的传闻,但在他看来,埃弗雷特是一朵带刺的红玫瑰——他热情、聪明、勇敢……他的一切美好品质,就算特查拉连说三天也说不够。在特查拉回国之后,他唯一能够对此诉说的是娜吉雅,他经常拉着娜吉雅描述玫瑰的美丽,让娜吉雅烦不胜烦,最终他们“分手”了。

  后来,特查拉学会将红玫瑰埋藏在内心的冰雪之地,他希望能够借此冷却对玫瑰的爱慕与依恋。

  但没有用。

  他只是假装忘记而已。

  然而,当他真正在冰雪之地见到这朵玫瑰之时,他怀疑自己活在梦中,随后他才感受到心脏的抽痛,明白伤痕累累的关系真是无法逃离的现实中的一环。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就像我们真的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

  但是,在面对姆巴库的质问,特查拉唯一能做到的是对他说:“埃弗雷特……学长相当出名。”

  他的指尖轻颤。

  他在心底默念:这不是谎言。早在他第一次见到埃弗雷特之前,埃弗雷特在牛津的名声无人不知,他是众星拱月的王子,而特查拉不过是乞求他怜悯恩赐的乞儿——这种关系至今未变。

  原谅我,埃弗雷特。原谅我……

  

评论(11)
热度(189)

莹瞳

©莹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