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玫瑰】万万没想到之霸道王子爱上我

☞CP:豹玫瑰(豹帝和娜吉雅不存在男女朋友关系)

☞看了官方小说忍不住脑洞,小玫瑰的魅力攻势真是太棒了,豹豹却一脸冷漠不受撩,结果还不是被撩到了哈哈哈哈!←没错,本文就是这样的脑洞!都是官方爸爸玩剩的!不过本文的豹豹其实是(伪)冷漠,都是假的,人物超级OOC,请做好心理准备!

☞部分内容涉及官方小说。

☞再次警告,人物极度OOC,请做好心理准备!

【豹玫瑰】万万没想到之霸道王子爱上我

  我是埃弗雷特·罗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高级特工,CIA的顶梁柱,现兼任联合国外交官,理所当然是人们口中的人生赢家。万万没想到我会看上一个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穷小子,好吧,他好歹还是个王子。但是,为什么我死撩他都没用?

  说起来,我们是在联合国的国际会议上认识的,他迎面走来的时候我就想:“妈的,超辣!”我绝对不是肤浅的男人,但是他的翘臀大长腿足以让我成为一个肤浅的男人。说实话,如果他答应跟我约会的话,我觉得我可以当场跟他来一发。

  “接下来有什么节目,王子殿下?”

  听到我这话时,应该没有人会拒绝我扑闪的大眼睛才对。

  “我想这与你无关。”

  我这是被拒绝了?他是听不懂我的暗示还是故意无视?呵,男人,很好,你已经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我就不信我撩不到你!

  “事实上,我觉得你有点眼熟,我觉得我们之前见过面,你觉得呢?”

  就算你接下来说“可能我们上辈子是情人”这类俗套的话,我都原谅你了!

  “我没见过你。”

  啊啊啊!!!该死的直男!!!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很难再集中注意关注这些事情了。例如见到某个王子在跟复仇者中的娜塔莎·罗曼诺夫特工谈笑风生一点都不冷漠的样子,又例如见证某个王子如何哭着趴在他父亲死去的尸体上,再例如某个王子穿着一件猫咪制服当街玩复仇play……不对,那位王子已经成为新晋的国王陛下了。——不过关我什么事!去你妈的第三世界国家的国王!尽管我很遗憾你失去亲人,但是别随随便便给我增加工作量啊!

  事后我从我部下那里(偷听)听说,当时的我宛若恶鬼附体,气势汹汹得就像反派人物登场,就差背景音乐给我造势了。

  哼,不用BGM我都怼得过这个该死的国王陛下。

  所以接下来我会邀请这位国王陛下合作任务,绝对不是出于私心,完完全全是客观公正的事件处理方式,只因为我需要黑豹。

  但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位国王陛下这么帅?

  在维也纳分开之后,我就没想过那位国王陛下了……好吧,其实有时会想起,我以为我们应该算是朋友了,但事实上我们根本没联系过。然而,我早该知道的,每次见到他都没好事。例如现在,居然会在韩国的地下赌场见到他。如果是其他时候的话,我不介意约他,不过我可是知道他到底来做什么,无非是干预我的任务。

  他看到我了,很明显,他也知道了我来这里的目的。

  我有预感,这一次的报告不会少。

  况且,他还带了个女朋友出现在我面前。所以我才讨厌钢铁直男!还没撩到手就凉了,真是让我很生气!

  当克劳从他的胯下掏出个“大宝贝”时,我连惊讶的情绪都省了,然后又是枪战又是“速度与激情”,貌似也很正常。反正跟这些穿着制服奇怪制服的人在一起时,别用常理判断就好了。

  后来?后来我也弄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大概是我要死了吧。死前我只有一个怨念:该死的,还是没能睡到特查拉,真他妈亏!

  不过没死成。

  我怀疑我是不是濒死时说了什么胡话,为什么我醒来之后,其他人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顺便一提,这里的“其他人”特指特查拉的妹妹苏睿。她见到我醒来后第一时间说:“嫂子,你终于醒了!”

  我:???

  之后发生了一连串“杀人魔头来了,国王死了,我们也逃了”的事件,我就忘了这回事了,结果逃到半路才发现特查拉没死,虽然离死也不远了。此处应该有“Duang~Duang~Duang~”的特效,瓦坎达国王死而复生。

  “等事情结束之后,我们需要谈谈,罗……埃弗雷特。”

  好吧,我也知道要谈谈。看来我是暂时没办法离开这个国家了,无论打不打得赢这场战,在见证过瓦坎达的真正实力之后,他们恐怕不会轻易放我离开。

  ——最后这句话灵验了。我们确实赢了,我也确实被留下来了,但是为什么我会被留在国王的床上???

 

  我是埃弗雷特·罗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高级特工,CIA的顶梁柱,现任瓦坎达常驻外交官,理所当然是人们口中的人生赢家。万万没想到,在我放弃了撩人大业的时候,我终于撩到人了。但是,为什么要我嫁过来瓦坎达???我特么只想跟你睡一觉而已!!!

 

 

  ——番外——

【豹玫瑰】万万没想到之傲娇玫瑰甩掉我

  我是特查拉,腿长一米八,帅气不说话,全世界最发达最厉害(但别人一点都不知道)的国家瓦坎达的王子。万万没想到,我会在联合国会议上遇到我以前在牛津暗恋过的学长,更加万万没想到的是学长主动来跟我打招呼了。

  “接下来有什么节目,王子殿下?”

  听到这话时,我在想,莫非学长在约我?!我……我应该怎么回答?!该死,没有把苏睿新研发的隐形耳麦带出来,没办法问他们意见!

  ——“我想这与你无关。”

  我终于平静到可以说出话来了!等等……我刚刚说了什么?!

  “事实上,我觉得你有点眼熟,我觉得我们之前见过面,你觉得呢?”

  学长这是不是记得我?!我们在牛津校园一起漫步过(虽然那时候是我跟在你身后十米外的地方)!我是不是应该浪漫点说些骚话?例如“可能我们上辈子是情人”这类情话?

  ——“我没见过你。”

  我……绝对不是因为害羞才这么说的。

  好了,学长终于感到无趣地走了,都是我的错啊!为什么我就不能像对待罗曼诺夫特工那样自然地跟学长打招呼呢?连父亲都夸我这次外交做的不错,结果我连在学长面前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然而,接下来我已经无暇顾及学长了,事情开始失控了。父亲死亡,突然身负重任,追击犯人,复仇者们敌对……混乱,仇恨,无止境的复仇……这一切的发生让我明白了,有些东西,如果不再珍惜的话,很可能会徒留一个复仇的怪圈。

  我决定了,我想要得到他。我需要他。

  学长会邀请我加入他的任务是意外之喜,在这次任务中,我们的关系似乎更进一步了,我终于能在学长面前自然点了。在我说了一个笑话之后,学长居然惊讶到说不出话来,难道我在学长心中的印象就是那样冷酷无情开不起玩笑?

  后来,我得回去了,我得对我的国家负责。父亲认为我们该踏出一步,瓦坎达该融入世界这个大家庭,他对此坚定不移,甚至付出了生命。现在,该由我来了。等我准备好了,我一定能够让学长光明正大踏入瓦坎达。

  但我的预想绝对不包括现在这样在一旁看着学长被克劳那个人渣调戏,后来我们被发现了。在保护好学长之后,我立刻去追击克劳。直到听到学长的制止,我才停下差点打死克劳的动作。然而这一次的听从让我相当后悔,当我看到学长躺倒在鲜血中,我气得想杀人!如果那时候杀了克劳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劳什子事情发生了!

  该死的,我一定要救下学长,他绝对不该死在这里!

  所以我把学长带回去了,让苏睿全力救治他。苏睿给我翻了个白眼,她说:“放心吧,这已经是第二个送来我的实验室的白人了,我知道怎么做的。而你现在就像一个坠入爱河的蠢货,注意点你的国王形象吧,老哥。”

  我还是第一次感觉老妹这么靠谱,这么快就认定嫂子了。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的蠢样拍下来给嫂子看的。”

  收回前言,为什么自家妹妹会这么不让人省心?

  见到学长醒了,我本来该说些什么的,至少缓和一下气氛也好,但是我左思右想都想不出来了该说什么,倒是苏睿已经把瓦坎达的科技和风土人情都聊了一遍,逗得学长哈哈大笑。

  全场最佳:我妹。

  后来,蹦出了一个“表弟”来,然后决斗——死亡——重活。感谢豹神,当我醒来的时候,他还在我身边。

  “等事情结束之后,我们需要谈谈,罗……埃弗雷特。”

  我想我们需要谈谈。当我醒来的那一刻,我没有错过学长泪光闪烁的目光,或许……学长比想象中还要喜欢我?我可不可以认为是那种喜欢?

 

  万万没想到,很久之后当我问起学长当时的心情时,他回答我:“哦,当时我一想到终于不用冻死在雪山上了,我就感激落泪而已……”并且当场提出分手。

  我能做的只有把他操进国王的大床里。:)

 

 

 

 

——【这是我没能吃到麦当劳辣酱的怨念小段】——

  我是埃弗雷特·罗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高级特工,CIA的顶梁柱,现瓦坎达常驻外交官,理所当然是人们口中的人生赢家。万万没想到,我居然每天都在见证贫富差距——而我属于“贫”的一方。

  到底是谁跟特查拉说我穷到买不起麦当劳的四川辣酱的?别问我为什么知道特查拉因此给麦当劳砸了一堆钱就为了让他们重新推出四川辣酱好让我吃到,真的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这回事,毕竟当你身处一个没有麦当劳的国度却在某一天收到一份麦当劳的外卖并且这份外卖的派送员还是坐着振金战斗机过来的,你也能想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麦当劳重新推出四川辣酱真的是有原因的,因为国王的命令。

评论(13)
热度(127)

莹瞳

©莹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