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豹玫瑰】上错飞机嫁对郎(1/?)

☞之前曾经出了一篇脑洞集合(指路:【玫瑰中心】来搞事情啦!☜本脑洞的具体设定可以看这里)

☞如题,本文是脑洞五:上错飞机嫁错郎。应大家的要求,把“嫁错郎”改为“嫁对郎”啦哈哈哈

☞注意:本文是双豹玫瑰(即豹玫瑰+金钱豹玫瑰),请看清楚CP再食用!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有人想看的话就写,没有看的话就弃了。



  罗斯现在面临着一个人生难题,那就是谁能告诉他直达瓦坎达的飞机在哪里?

  不要怪罗斯出趟远门还不弄清楚交通路线,要怪只能怪某个邀请他去瓦坎达旅游的人再三拍着胸口保证会帮他安排专机接送。虽然罗斯很怀疑一个第三世界的贫穷小国哪来的“专机”接送,但是一想到那个从来都一副混混模样的小伙子居然还是瓦坎达的王室成员,这就让罗斯明白不能以貌取人,说不定那位亲王殿下还真给他弄来一架“专机”呢?

  然而,等他到了机场,再三询问之后,得出“没有前往瓦坎达的飞机,只有前往瓦坎达邻国的飞机,但只在明天有航班”的时候,他想要打爆埃里克的狗头。哦——忘了说,埃里克就是上面提及的那位 混混 瓦坎达亲王。

  至于那位亲王,正在遥远的瓦坎达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他心头一喜,觉得是他心心念念的小玫瑰在挂念他,所以他才会打喷嚏。一想到小玫瑰明天就要到瓦坎达来,埃里克就喜上眉梢,就差跟全世界说他的爱人(其实暂时还是暗恋对象,但是埃里克自信对方同样爱着他,只要他告白,两人肯定就会在一起)要来瓦坎达了!事实上他也说了,任谁都知道这位亲王殿下心心念念一位名为“Rose”的女性。

  哈?你说为什么是女性?都叫“Rose”了,总不可能是男的吧!所以瓦坎达全部人一致认为亲王殿下迷恋这位玫瑰女士。谁特么想得到这位看起来直的不能再直的亲王居然是个弯成蚊香的基佬!至少,瓦坎达人民暂时还不知道这一点,他们只知道王室好事将近,他们的王子前不久还公布了婚讯呢!

  相比亲王这位没见到人、只听到过亲王念念叨叨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的恋人,瓦坎达更加关心的是他们确切地宣布了婚讯的王子殿下。传闻王子殿下为了他的恋人硬抗理事会,只因为他的恋人据说一点都不符合王室的择偶要求,并且他还以强硬的态度宣布婚讯,据说他的恋人现在身处异国,今天就会被接送到瓦坎达。为了保护恋人的隐私,王子殿下一点都没有透露对方的信息,至今都没人知道到底是什么人,但就因为这么神秘,才更加让人好奇!可以说今天的接机是全部人翘首以盼的隆重庆典,尽管是非官方活动,但是大家为了一睹未来皇妃的真面目,早就搬好小板凳等着了,就连瓦坎达王子特查拉都觉得很无奈,不过一想到自己即将的婚礼,他还是充满期待。

  他的恋人可不是什么温柔的对象,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倔强的臭脾气。从小一起长大,特查拉当然知道娜吉雅是什么样的人,她能成为一个出色的战士,也能成为优秀的间谍,他相信她同样能成为一个万人敬仰的王妃。

  只不过他没让任何人知道的是,她拒绝了他的求婚。

  “我爱你,但是我有我的理想,而且我们太熟悉了……或许你没有察觉到,但是……相比恋人,或许我们更像是亲密的家人,而你就像是我的弟弟那样……你也该长大了,特查拉。”

  ——这是娜吉雅拒绝他的话语。他不懂,也不想懂这是什么意思。她明明应该清楚他是多么爱她的,但是她却选择拒绝他的求婚、偷偷从他身边溜走!现在,特查拉不会再给她机会了,他派出朵拉护卫队去“迎接”他的王妃。无论如何,娜吉雅都不可能再逃走了。他知道他这样的做法相当于“逼婚”,但是他相信娜吉雅最终会明白他的真心。

  但是特查拉可不会想到平时跟他左右对不上眼的堂弟居然会出现在他面前并且“恭喜”他即将新婚——如果那种恶狠狠的语气算是真心恭喜的话,特查拉会很感谢他的。但毫无疑问,他的堂弟尼·贾卡达(也就是埃里克)来这里的目的远远不止献上“真诚的祝福”,更加是来炫耀自己的恋人明天就要来瓦坎达。

  特查拉早就听闻了,埃里克(他自己比较喜欢这个美国名,就算回到了瓦坎达,他也要求其他人叫他这个名字,但特查拉他们不知为何如此)有一个相恋很久的恋人,就算回到了瓦坎达也恋恋不忘。早在一个星期之前,埃里克就张罗着他的恋人要来的事情,甚至准备好一系列约会计划。相比特查拉临时去抓人,埃里克确实为此准备不少,这一点让特查拉自愧不如。然而,特查拉不会想到,这个高兴到脑子进水的金钱豹在准备好一切之后却因为兴奋过度而发错了日期给他的约会对象,导致他心心念念的人儿现在正坐在机场里一脸暴躁地打电话,然而由于瓦坎达拒绝任何外来来电,所以那个小人儿现在差不多把电话都打爆了,埃里克还是一个电话都没接到。

  “F**k!”罗斯愤怒到差点把五官都扭曲成魔鬼的模样了,在今天之前他绝对不会想到那个让他把所有年假都请上的人居然放他鸽子!

  好样的,埃里克!别再让我见到你!不然我绝对打爆你的豹子头!——罗斯就差把这句话刻在额头上了,可想而知他的表情是多么恐怖。

  而在另一边,罗斯不会想到,他已经被一个瓦坎达女性盯上了。

  作为一个优秀的间谍,娜吉雅早就注意到这个询问前往瓦坎达航班的男人,她还故意撞倒对方,趁机把掉在地上的护照看了一遍——Everett K.Ross,哇——原来是尼·贾卡达的“little rose”。

  娜吉雅早就察觉到一点了,尼·贾卡达谈论起他的玫瑰的时候,不像是在谈论外面那些柔弱的女孩子。她原以为是一名跟瓦坎达的女战士一样强悍的女性,没想到居然是一名男子,而且比想象中更小只。

  当然了,敢对那个日常“豹躁”的尼·贾卡达摆出一副想杀人的表情(尽管尼·贾卡达现在不在这里),就证明这个男人平时一定也是对尼·贾卡达十分不耐烦,并且不畏惧他。

  娜吉雅心生一计,她认为这个男人可以用得上。例如把这朵小玫瑰骗上来接她的飞机,至少可以拖延一段时间,甚至尼·贾卡达还会感谢她把他的小情人送到瓦坎达——尽管她一点都不期待尼·贾卡达的感谢。

  别问为什么娜吉雅不直接逃了,还得想办法找人顶替她。想也知道,这次来的人肯定不好对付。这次可能只是派架伪装过的“普通”民用客机来“接”她,如果她不乖乖出现在机场的话,难保下一次会不会突然从天而降一架战斗机来抓她。所以娜吉雅只能对这个陌生男子说声抱歉,不过一想到对方跟尼·贾卡达认识,料想他就算到了瓦坎达也不会有任何事情,娜吉雅心中的愧疚感消散了不少。此刻的娜吉雅不会想到,她竟然无意中立了个flag。

  娜吉雅一脸愧疚地看着罗斯,再三表示要请他喝咖啡作为赔礼。罗斯无奈之下答应了,不过最后他付了两人份的咖啡钱。

  是个绅士。娜吉雅在心中暗暗肯定罗斯的人品,尽管她不是什么需要别人请客的小女孩,但是这个男人隐晦付钱的举动还是让她动容。她突然在心中产生一种好白菜被猪拱的遗憾感觉,尼·贾卡达怎么看都不像是好归宿,这个男人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后来娜吉雅从谈话中得知对方对瓦坎达一无所知,只认为那里是一个普通而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他这次去那里的目的是为了享受原生态的生活环境并且好好养伤。他没说明自己哪里受伤了,但是娜吉雅从他的眉眼中看到了消弭不去的疲倦,估计对方也是个有故事的人,自己没必要深究那么多。

  瓦坎达的环境确实好,并且它还拥有世界上最发达的医疗科技,恐怕尼·贾卡达也想到了这一点。这次埃弗雷特(相识半个小时,娜吉雅已经叫上他的名字了)去瓦坎达,尼·贾卡达肯定是算好了让他了解瓦坎达,那么未来的可能性只有两种:一是埃弗雷特的人品值得信赖到让尼·贾卡达放心对方知道瓦坎达的真正实力;二是尼·贾卡达打定主意让埃弗雷特有去无回——当然不是指杀人灭口那种“有去无回”,而是指将他扣留在瓦坎达一辈子。

  虽然只是认识埃弗雷特短短半个小时,但娜吉雅已经差不多把对方的过去都挖出来了,她真心认为对方是个保留单纯与崇高品格的人。不过相比第一种可能性,娜吉雅更相信第二种可能性,只因为尼·贾卡达这人信不过,他这次让埃弗雷特去瓦坎达肯定是不安好心。

  天地可鉴,埃里克觉得自己冤的要命!他早就想好了如果小玫瑰不想在瓦坎达待着,他就跟小玫瑰一起回美国,然后在那里生一堆小小玫瑰。然而,谁叫他平时都是嚣张的反派风格做派,现在想让人相信他居心“很”良都没办法。不过娜吉雅的想法如何,埃里克现在是不知道的,并且他也不会去思考娜吉雅的心情如何,毕竟那跟他无关。

  如果埃里克知道,此时此刻,娜吉雅正掌握着未来发展的关键,那么埃里克肯定早就“洗心革面”,在娜吉雅面前做个“好人”,可惜他一点都不知道。

  因此,娜吉雅认为自己有必要帮助埃弗雷特摆脱埃里克这只害虫。让埃弗雷特成为“未来王妃”无疑是个好方法!无论埃里克再怎么怼天怼地也好,在瓦坎达他就得遵守瓦坎达的规矩,他肯定不能对“未来王妃”动手动脚。

  至于特查拉,她了解他,他不会把怒火发泄到一个无辜的路人身上。况且埃弗雷特那么好,他应该会和特查拉成为不错的朋友。

  所以当朵拉护卫队出现时,娜吉雅露出了笃定的笑容,她跟她的好朋友奥克耶来了一次友好的会面,并交代她关于“未来王妃”的事情。

  奥克耶想起不久之前,当她询问关于“未来王妃”的事情时,特查拉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只对她说:“当你看到那人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哦,她当然一眼知道了,毕竟这位“未来王妃”脖子上大大咧咧地戴着王室的印记——一串从古流传的豹牙项链,并且身边还跟着娜吉雅。

  说真的,奥克耶还以为娜吉雅跟特查拉之间有什么,结果“未来王妃”居然是一个白人男孩,这是什么新世纪的玩笑吗?

  不过奥克耶一想到自己之前居然还是“未来王妃”榜单上被认为最有可能的人,她就明白娜吉雅无奈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了。她和娜吉雅、特查拉从小一起长大,但这不代表她和特查拉之间能产生什么火花,事实上她一直认为特查拉就像她的弟弟一样,而娜吉雅的心情估计跟她差不多。

  他们太熟悉了,早已习惯了这种类似家人的关系,要说有什么爱情成分在的话,就有点恐怖了。

  奥克耶没想到,除开自己之外,其实另外两个人还是有点小火苗的,不过被娜吉雅拒绝了。

  当然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接“未来王妃”回瓦坎达,就算那个“未来王妃”是个白人男孩。

  而在一旁的罗斯真的是一脸迷茫。他无意中在机场遇见了据说是埃里克的好朋友——娜吉雅,并且对方正好是来接他的,只不过一开始没认出来而已,并且还给了他一份埃里克的堂兄特查拉的礼物——一条据说是用豹牙制成的古董项链。尽管罗斯不知道这位“特查拉”是不是跟埃里克熟悉到要给他的朋友送礼物的程度,但是罗斯绝对相信娜吉雅的说辞,毕竟他可是从娜吉雅听了不少埃里克从小到大的糗事——那些事情绝对是埃里克会做出来的事情——据说他们是一起长大的玩伴。

  至于现在,他为什么会被一堆比他还高的女人围着,并且像是关押囚犯那样“护送”上飞机,他是茫然不知的。他想要再次确认一下,然而对方(据说是叫“奥克耶”)一脸凶神恶煞,让他实在开不了口。

  他心想,自己该不会是被卖了吧???

  娜吉雅没有上飞机,这让罗斯更加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卖了。

  奥克耶看出了罗斯的担忧,她以为对方是在担忧自己会不会被瓦坎达接受。如果是其他人,奥克耶才懒得理他;但是罗斯是“未来王妃”,这就不一样了。作为保守派,奥克耶其实不太喜欢罗斯,然而特查拉之前为了这件事情跟理事会闹得很凶,如果奥克耶再表现出不满的话,可能就会伤害到和特查拉的感情。她应当要站在特查拉身边,为了这位未来的王,更是为了她这个从小照顾的朋友。

  奥克耶打算说些什么来缓解一下罗斯紧张的情绪,但是她可不是那种可以安慰人的知心大姐姐的设定。她犹豫了一下,命人把飞机上自带的显示屏降下来,并且上面播放的是特查拉小时候的照片。

  碰上了罗斯疑惑的眼神之后,她才简短地解释:“这是特查拉殿下幼时的照片,或许您可以借此打发一下时间。”这已经是奥克耶最温柔的语气了,尽管在罗斯听来十分冷漠而不耐烦。

  罗斯缩了缩脖子,不太敢把内心的疑问问出来:“埃里克的堂兄跟我有半毛线关系啊?!”但他从偶然一两张有着埃里克的照片中看到埃里克小时候的糗样之后,他开心地接受了这份好意。何况奥克耶似乎误会了他感到寒冷,还拿来了一张蓝色的小毯子,这一点足以让罗斯的好感度提上去了。

  如果罗斯知道,他下飞机的那一刻将会面对一众瓦坎达民众并且还莫名其妙地当上了瓦坎达的“未来王妃”的话,他肯定宁愿此刻去跳飞机。

  当然,世间哪有那么多如果。

  因此,罗斯在飞机上站了半天,就因为奥克耶说要等飞机下的特查拉王子演讲完毕他才能作为贵宾下飞机。他心想:“我到底什么时候招惹上这么麻烦的什么鬼王子了???”

  罗斯再一次确定埃里克的不靠谱。他明明只是想来旅游的,现在搞到他像哪国领导人来视察一样,真他妈操蛋!

  只不过,更加操蛋的是,为什么大家一看到他就陷入了蜜汁沉默???难道就因为他是这里唯一的白人???

  站在前方的人中,有他恨的牙痒痒的埃里克,而埃里克此时的笑容明显凝固了;站在埃里克旁边的是一个可爱的女孩,罗斯认得她是照片上的苏睿公主;而最后一个明显是奥克耶多次提及的特查拉王子,只不过王子殿下看他的眼神可不太妙,那种眼神真让他怀疑自己对这位素不相识的王子殿下做了什么,是杀父之仇还夺妻之恨?

  就在气氛凝重的时候,苏睿公主突然惊呼了一声:“噢!他真可爱!”

  突然间,气氛活过来了,全部人都在欢呼,这让罗斯明显地瑟缩了一下,结果欢呼声更大了。

 

  罗斯:???(我是谁我在哪这到底是怎么肥四???)

  埃里克:???(查拉居然抢我老婆这到底是怎么肥四???)

  特查拉:???(他是谁他干嘛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肥四???)

 


评论(21)
热度(168)

莹瞳

©莹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