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玫瑰】你和我死去的丈夫长得一毛一样

#题目非错字

#HE

#是【豹玫瑰】你和我死去的丈夫长得很像 的后续番外。由于受到大家的强烈批斗,我决定痛改前非,再写一篇傻白甜沙雕后续番外!全力贯彻本文一开始的宗旨:有多沙雕写多沙雕,不甜的话欢迎留言继续批斗!

#画风完全不一样,真的是沙雕文!请勿计较逻辑上的BUG!

 

 

01

特查拉参加了一个葬礼。

一个他(前任)丈夫的葬礼。

一个属于埃弗雷特的葬礼。

他当然不希望参加这样的葬礼,但他不得不参加,给予这位烈士应有的荣耀,尽管这并非他所愿。

 

02

“天哪,老哥!葬礼要开始了!没了你不成事啊!”

“但我……”

“我知道你不想去葬礼,而是想要待在嫂子身边。放心吧,嫂子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如果他醒了,系统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你不用担心。”

“但是……”

“得了吧,嫂子参加过一次‘查理’的葬礼,现在你也得参加一次‘埃弗雷特’的葬礼,这是你应得的。”

特查拉无法反驳。天知道当他到达被炸毁的实验室时,他看到了浑身是血的埃弗雷特,那时候他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爆炸的威力巨大,何况埃弗雷特似乎根本没有逃命,幸而风浪把他吹飞,而不是直面火光将他烧毁。然而,即使如此,他的背脊再次承受巨大的冲击,除了之前植入的振金外,其他脊椎骨全部粉碎;头部也重重撞击到墙面上,暂时不清楚会产生怎样的后遗症,暂时观察到的是“昏迷不醒”这一点。

 

03

事实上,特查拉根本不希望举办这样的葬礼,一想到他真的差点失去了埃弗雷特,他的心就隐隐抽痛。但是,让“埃弗雷特”“死亡”是为了保护埃弗雷特,他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出现在CIA面前,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执意要把埃弗雷特带走,却不是为了照顾他,而是为了从他身上(即使他在昏迷)挖出瓦坎达的秘密。

因此,他能做的是对外宣布这个CIA特工被卷入瓦坎达的内政战争中不幸牺牲,给予他荣誉以及……一个葬礼。

 

04

说真的,做人真的不该随便乱说话。

苏睿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玩笑话:“放心吧,我们只是离开一会儿,嫂子没那么凑巧在‘罗斯特工的葬礼’期间醒过来啦,不然就成活死人了。”

当然了,他们不可能真的把埃弗雷特塞进棺材里,棺材里的那副尸体是他们从外面找来的与埃弗雷特身形相似的白人尸体,在样子方面做了伪装。苏睿这么说不过是想要开玩笑缓解一下气氛,“从葬礼中苏醒”——这不是活死人电影最爱演的吗?

然而,没人想到还真醒了。

如果有这样的排名的话,苏睿估计是瓦坎达乌鸦嘴第一名。

 

05

“额……所以你是说,我是一个从外面来的寡妇,因为种种意外而死了半条命,好不容易活过来之后我必须得在这里工作偿还医疗费,对吗?最重要的是,如果我还不起的话就吃了我?”

“等一下,为什么是寡妇?”

“我的妻子……还是丈夫……死了?”

还没看到埃弗雷特,特查拉就听到了这个疑惑的声音。天啊,到底是谁跟埃弗雷特说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刚下完楼梯,特查拉就看到了正在努力憋笑的姆巴库,他似乎没注意到特查拉来,而是继续对埃弗雷特说:“如果你还不起也没关系,和我结婚的话我就帮你还了。”

“所以……这个国家还得卖身还债?”

该死的!姆巴库在给埃弗雷特灌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瓦坎达才不是这样的国家!——当然了,如果是嫁给瓦坎达国王来还债的话,特查拉一点都不介意。

不对,埃弗雷特才不是那种相信这种低劣玩笑的人,难道他们是在开玩笑?

“HI~嫂子,很高兴你醒了,感觉如何?”就在特查拉左思右想的时候,苏睿已经先他一步走到埃弗雷特面前。

“……我可以先问一个问题吗?”

“嗯哼?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他说他是我的债主,”埃弗雷特指着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的姆巴库,然后看向苏睿,对她说:“那你又是谁?为什么叫我嫂子?难道你是我那个据说死翘翘的妻……额,应该是丈夫的妹妹?”

“等等?认真的?不是开玩笑的?你忘了我是谁吗?我是你女儿!”

“……”埃弗雷特上下打量这个看起来年龄不是很大的女孩儿,在认真思考这种可能性——虽然他真的觉得面前这两人都在耍他玩。

“苏睿!”突然,从埃弗雷特身后传来一个恼怒的声音呵斥这个女孩儿。接着埃弗雷特就看到了声音的主人走到他面前,那人的神情相当严肃,这让埃弗雷特有点害怕,致使他明显瑟缩了一下。

特查拉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吓到这个男人了,他尽量放松自己,起码不能让埃弗雷特被他因为紧张而鼓起的肌肉吓到。他放松表情,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问埃弗雷特:“埃弗雷特,你……没事吧?”

“……我不太清楚你们‘没事’的标准是什么,毕竟在我看来,我可是相当‘有事’。任谁一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并且不认识所有人但偏偏所有人都很熟悉你的话,你也会觉得事情不太妙吧!”不知为何,埃弗雷特把本来不打算说的内心吐槽说出来了,除了一开始被男人吓到之外,接下来他却在男人身上感受到熟悉的安心感,他猜想这个男人估计跟自己交情不错。

“拜托,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起码我没有丧失记忆到像个弱智的儿童——是的,我还记得这些常识类的信息,并且我还知道自己正在‘失忆’,不用跟我解释,谢谢——我感觉自己的记忆相当朦胧,估摸着应该不算是全部丧失,可能需要‘唤醒沉睡的记忆’之类的?哇——这种说法会不会太过中二了?”

Emmm~Maybe?

 

06

“所以我们要偷偷回去你和埃弗雷特的家,看一下熟悉的环境可不可以唤醒埃弗雷特的记忆。”

“好吧,老妹,你终于给出一个比较靠谱的建议了。”

“嘿!老哥!我什么时候不靠谱了!救回埃弗雷特的是我,给出治疗方案的也是我,你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做到吧!”

特查拉的气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憋下去了。

苏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赶紧安慰自家老哥:“听着,所以接下来你是这个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主角!我们会负责勘察和戒备,而你负责把埃弗雷特带回你们的家,带他重新领略一遍你们的热恋史,最好是那种火辣的……唉哟~”

苏睿揉了揉被打的脑袋,不满地看着问出“你到底从哪里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特查拉,愤恨地把下半段话说完:“我想说的是,最好是那种火辣的——别打我了!打坏了你怎么赔得起这颗这么聪明的脑袋——具有刺激性的重要回忆,例如第一次求婚、第一次结婚、第一次离婚……唉哟~都说别打了!”

“我们没有离婚!”

——只不过是“我”曾经举行过一次葬礼而已。

 

07

“这里就是我和我丈夫的家?”

“对。”特查拉紧张地观察埃弗雷特脸上的表情,希望能从上面找到一丝怀念,可惜的是埃弗雷特脸上只有对陌生事物的好奇。他不死心,试探地问了一句:“你有没有想起什么?”

“你……”埃弗雷特拿起了桌上的相框,接着用诡异的眼神上下打量特查拉,“你……跟我失去的丈夫长得真像……”

特查拉心头一痛,他想跟埃弗雷特解释来龙去脉,岂料埃弗雷特先一步说:“不——应该说你们长得一模一样……”

特查拉跟随着埃弗雷特的话而敛声屏气,他在等埃弗雷特的质问。

再一次,出乎特查拉的意料,埃弗雷特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说:“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特查拉的内心猛烈跳动。

“你们肯定是双胞胎兄弟吧!”

特查拉:???

“所以你妹才会叫我嫂子!”埃弗雷特无视了特查拉“笑容逐渐消失”的表情,自说自话继续补充下去:“我在瓦坎达听说了,前不久你弟想要篡位,结果被你干掉了……所以,是你杀死了我的丈夫?”

特查拉:???????等等!是谁在你面前瞎几把说的???埃里克什么时候成了你丈夫了???你丈夫就站在你面前啊!!!

特查拉被吓到说不出话来,只能死命摇头,企图将自己的意思传达给埃弗雷特。

埃弗雷特果然get到了他的意思,他善解人意地拍拍特查拉的手臂(本来想拍肩膀的,奈何不够高),微笑着对他说:“没关系没关系,我已经忘记他了,况且他篡位确实做得不对,你不用担心我会为他报仇而怼你,你好歹还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感谢都来不及。”

特查拉感到 智熄 窒息。

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解释了。

 

08

“老哥!赶紧直接说了!不然你老婆就跟尼贾卡达那家伙‘冥婚’了!!!”

苏睿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幸好当初在苏睿死缠烂打下还是把通讯器戴上,不然他现在真的不知所措了。

特查拉深呼吸,鼓起勇气对埃弗雷特说:“其实,我是你……”

“你千万不要说是我爸!我可记得星战梗的!就算我现在没记忆,你也别跟你妹一样想占我便宜!”

特查拉一口气提不上来,噎住了,忍不住大力咳嗽,差点把肺也咳出来了。埃弗雷特犹豫地安慰特查拉说:“抱歉抱歉,只是开玩笑的,你也不用那么急吧……其实我找到了,我丈夫的死亡证明,他是叫‘查德维克·博斯曼’对吧?难道他是你……”

对,他就是我。

“……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

咳咳咳咳咳——特查拉咳得更严重了。

 

09

还是直话直说吧。

“其实我就是你的丈夫,查德维克·博斯曼是我的假身份。”

“哦,你早说不就好了吗?”

埃弗雷特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平淡,但正如他所说,这件事特查拉早该说出来的了。

“所有我的真名是什么?”

“WHAT?”

“放心吧,我已经把所有事情都捋顺了,我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是‘夏洛克·福尔摩斯’在世,我已经看出真相了。”

“???”

“我和你其实是间谍吧,就是那种隐藏身份假扮成情侣万无一失的间谍,肯定是现在任务完成了,所以你的假身份要假死,而我的——据说你们还给我安排了‘葬礼’,真贴心——所以我的假身份也假死了。那么,我的真名是什么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前任CIA特工,这场推理实在是太精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耳边传来苏睿夸张的笑声,这让特查拉再次明白让他妹妹知道现场情况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情。

“怎么了?我一下子就猜中……咳咳,推理出真相吓到你了?没关系,毕竟我是当代福尔摩斯嘛!”

算了,埃弗雷特,你顶多只能成为福尔摩斯……身边的华生。

 

10

因为笨蛋老哥掐断了通讯器,导致苏睿不知道后来在那栋房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客厅的地毯以及主卧的床铺需要换成新的。

 

11

“亲爱的,想起来了吗?”

“嗯……我觉得……或许我的括约肌记得你的形状,但我可能还不太记得……”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记起来……”

 

12

今天的苏睿依然是神预测。

评论(20)
热度(184)

莹瞳

©莹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