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中心】白玫瑰之争(四)

☞之前曾经出了一篇脑洞集合(指路:【玫瑰中心】来搞事情啦!☜本脑洞的具体设定可以看这里)

本文是脑洞三:玫瑰之争,题目稍微改了一下,请别介意。

☞前文:

序章 雪山上的白玫瑰

贰章 王子与乞儿

叁章 三十一美元

本文是ABO世界观!而且是私设多多的ABO世界观!本文私设玫瑰被罗斯将军收养。由于经历和阅历不一样,可能会和原版玫瑰产生差异。人物OOC都是我的错!

☞本文CP有:豹玫瑰,金钱豹玫瑰,猿玫瑰,(后面可能会有奇异玫瑰)【绝对肯定的是:下一章会有克劳×玫瑰】

CP不合的话请勿看本文,这是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谢谢!

☞许久未曾更新,感谢大家坚持不懈的催更QWQ



  肆章 风雪将至

 

  他站在雪山之上,白雪怒号着要吞噬他的身体,他却不动分毫,宛若要融入白雪之中。不远处的小白点在雪堆里蠕动,在雪地上划开一道痕,给这份冷寂带来一份生机。

  他终于动了,脸上也破了冰,绽开了一个微笑,有了些许温度——这是他对着人类所没有的温度,正如他面对特查拉时冷若冰霜的表情。

  在雪山待久了,他似乎在逐渐失去人类的温度,但事实又并非如此。他在面对特查拉时,极力保持冷静,他的内心翻滚着愤怒以及仇恨,这样的感情以往从未有过,起码他只会“愤怒”特查拉抛弃他的行为,却不会“仇恨”他。现在却不同了,“仇恨”正在滋生——他甚至不清楚这是不是仇恨。

  有一些东西改变了,那些美好的事物,那些让他动容的感情,正从他的身体内部渐渐消失,新生的是他过往极力抑制并且企图控制的负面情绪。如果这是一部超级英雄电影的话,那他毫无疑问会因为这些东西成为反派角色,而且只能成为那种不值得让人惦记的小BOSS。

  ——这可不太妙。

  尽管他想要吐槽:“难不成被我‘仇恨’的特查拉就是超级英雄电影里的主角吗?太搞笑了吧!”但是他明白,这样的变化可不太妙。他当然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可以拯救世界的正派人物,他唯一能做的是努力活着,努力为自己的国家贡献。他隐藏了许多阴暗的小秘密在内心,同时又为这个世界的一切感到美妙和庆幸。简而言之,他认为自己是个“普通人”——既不会因为负面情绪而崩溃到毁灭世界,又不会高尚到无情无欲简单原谅那些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然而现在的情况可不普通。

  埃弗雷特一直都明白,想到得到什么,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他差点死了,靠着某种他父亲研发出来的“超级药剂”活了过来,这导致了某种变化。他只希望自己的皮肤不会变绿或者变红(*①),不然父亲肯定又得头疼了。

  不过现在真的不应该考虑那么多,他需要考虑的是他和他的孩子该怎么活着。那两个在雪堆里蠕动的小白点终于到他脚边,就算毛色完全跟白雪融在一起,他也不会无视掉它们期盼的眼神。他蹲下来,将这两只小雪狼抱在怀里。它们两个越来越重了,再这么下去,他就抱不起它们了。

  雪开始变大了,他们该走了。

  就在白雪的那一头,姆巴库冒着风雪,站立在此。他如同埃弗雷特把雪狼抱进怀里那样,同样将埃弗雷特拥入怀中,将风雪隔绝在斗篷之外。他心爱的人儿就在他怀里,那轻微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胸膛上,撩动他的心弦,但他不能有所作为,只能将人抱得更紧一些,因为他仍未得到这朵白玫瑰的认可。身为Alpha,他以能为Omega服务为荣,却不能以此向Omega索要任何。到底,这朵雪山上的白玫瑰眼中什么时候才能有他的身影?

  与之相反的却是惴惴不安的埃弗雷特,他感觉姆巴库的身体如此火热,仿佛要将他内心的冰霜都融化掉。但姆巴库值得更好的,而非他这样的骗子。姆巴库不该如此,像这个家的爸爸那样,把他和孩子们护在羽翼之下。这是埃弗雷特的战争,而非姆巴库的。

  或许,这是埃弗雷特坐在主位之上的原因?

  底下的特查拉惊讶地看着坐在首领之位的埃弗雷特,那里原本应该是姆巴库的位置,但站在埃弗雷特身边的两位卫兵似乎对此没有感到任何不妥,他们安静地站在王座两侧,就像压根没发现座位上的人换了。

  特查拉皱起眉,他上前一步想要让埃弗雷特从座位上下来,这里是贾巴里部落的地盘,就算埃弗雷特可能和卫兵相处得不错,却不保证被其他人看到的话会不会对他发难。但是在其他人看来他的神态与动作完全不是这回事。两位卫兵将武器架在特查拉之前,阻止他进一步上前。特查拉或许没有弄清楚过一件事,那就是埃弗雷特在这里的地位——在其他人看来,埃弗雷特毫无疑问是仅次于首领地位的二把手(当然,他们更乐意叫他首领夫人,不过这么叫的话他会生气)。

  “怎么了?王子殿下,难道还想我卑躬屈膝给你行礼吗?”

  特查拉退了回去,有一瞬间,他瑟缩了一下,那一下太明显了,明显到在特查拉旁边的瓦卡比想假装自己没看见也不可能。特查拉用哀伤的语气说:“埃弗雷特,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我不知道。

  埃弗雷特不知道自己该知道些什么,他原以为他了解特查拉,事实证明他根本一点都不了解。他不知道特查拉是瓦坎达王子,不知道他是未来的国王,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这时候来这里是为哪般。姆巴库在午饭之后就不见人了,所以当埃弗雷特听闻特查拉王子再次来拜访时,他无奈地代替姆巴库坐到了这个位置上来“接待客人”。首领之位对他娇小的躯体来说太大了,他就像一个偷偷坐到大人位置上的小孩,这一点让他相当不爽,不过他在这段时间早就习惯其他人比他高大一倍的情况了,就算不爽也无可奈何。

  埃弗雷特坐在高位上,尽管他不及其他人身材高大,气势上却媲美女王。他在这里似乎被这里的直爽感染了,连“外交”的委婉都懒得用,直接问到重点上:“你们这次来是为了什么?”

  特查拉脸上挂着犹豫的神色,他难以言明这次到来的原因。现在姆巴库不在这里,或许这不是一个好机会。瓦卡比却没有这样的顾虑,他抢在特查拉开口之前对埃弗雷特说:“长老会决定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在三个月之内成功抓捕或者杀死一个瓦坎达的逃犯,我们将给予你荣耀并释放那些前来寻找你的外邦人。”

  “……谁?”

  “一个可恶的小偷!他杀害了许多瓦坎达人,偷走了我们的振金!你必须在三个月内把他带到瓦坎达!无论是活人还是死尸!”

  瓦卡比的眼眸染上了仇恨与怒火,埃弗雷特猜想他的亲人曾因克劳而死,他为此同情而哀悼,却因瓦卡比的下一句话而结上冰霜。

  瓦卡比逐渐平静下来,他用轻蔑的语气对埃弗雷特说:“不管你要带上你的情人还是单独行动,我们都不介意,但是你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将尤利西斯·克劳带回来!不然那些入侵瓦坎达的侵略者就会被处决!”

  埃弗雷特脸色一僵,他失神地问:“……谁?”

  瓦卡比也愣了,他奇怪地看着埃弗雷特,回答道:“尤利西斯·克劳,我们会把所有关于他的资料给你,但他一向狡猾,我们至今仍未确定他的踪迹……”

  然而,埃弗雷特明显不在意后面的内容,他神色恍惚地低头看着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一枚朴素的金色指环。特查拉早在上次见面就注意到这枚戒指了,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埃弗雷特的信息素表明他没有被标记,想必姆巴库和他的想法是一样的。埃弗雷特在军队的时候应该会用信息素抑制剂或者信息素阻隔器来掩藏信息素,这么一来的话就算其他人知道他是Omega也不会清楚他的信息素是如何的,这时候埃弗雷特只需要戴上戒指、佯装已婚就可以避免很多麻烦。这是一种聪明的做法,特查拉理所当然能够理解。虽然如此,他还是看不惯埃弗雷特手上的戒指,这让他产生一种自己心爱之人被夺走的危机感。

  埃弗雷特不知道他人作何感想,他仅仅注视那枚朴素的戒指很久,然后忽然想起母亲自杀之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It’s time to go.”(*②)

  ——我也希望如此,母亲。但我早已深陷泥淖之中,无法逃离。

  埃弗雷特提出了自己唯一的要求:“我会完成这个任务,但别告诉姆巴库。”

  特查拉和瓦卡比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真意,站在埃弗雷特右侧的护卫就已经激动地想提出异议,但被埃弗雷特制止了。埃弗雷特轻笑出声,就像这个任务不过是一场过家家的闹剧,他笑着说:“我一个人就足够了。放心吧,能有什么事呢?”不过是命一条……

  特查拉不知道埃弗雷特的自信从何而来,但克劳实在是太危险了,埃弗雷特独自一个人去的话他可放心不下。瓦卡比跟特查拉想的完全不一样,他认为这个男人是个想趁机逃走的胆小鬼,不带任何人去不过是为了增加自己逃走的几率而已,不过这位男性Omega太小看瓦坎达了,要揪住克劳这只老狐狸的尾巴,他们可能做不到;但是要找到一只小老鼠,简直易如反掌。只要埃弗雷特敢逃,瓦卡比绝对是第一时间向国王提出由他来抓捕埃弗雷特,他决不能让埃弗雷特继续诱惑他们的王子!

  “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不叫上我!”

  有些人真的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他踏的每一步就像反派的鼓点,精准地按着节奏粉墨登场,也不在意别人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如何刺眼。

  “尼贾卡达……你来做什么?”特查拉对这位新来的堂弟不太感冒,按理来说,让尼贾卡达在外流落那么久,特查拉确实心怀愧疚,但特查拉总觉得尼贾卡达身上有一种危险的气息,让他无法不去戒备和担忧。

  埃弗雷特平淡地问道:“这是谁?”

  “他是尼贾卡达,是我的堂弟,同时也是瓦坎达的亲王。”

  特查拉如实回答埃弗雷特的问题,但埃弗雷特的视线未曾在他身上停留,他一直盯着从远至近的尼贾卡达——或者称他为“艾瑞克·克尔芒戈”。

  很难说这是什么样的情况。埃弗雷特觉得已经没什么事值得他惊讶了,就算他的部下兼前任情人突然出现在瓦坎达并成为瓦坎达亲王。毕竟还有什么事情比前任男友是瓦坎达王子更让人惊讶呢?

  埃弗雷特想,说不定他以后还可以见到更多奇怪的事情,或许像绿巨人、憎恶这类怪物会满大街,或许像瓦坎达这样的农业小国以后会变成科技大国(*③),谁知道未来会变成如何呢?说起来,他现在也算是怪物的一员了。

  说真的,他有必要再纠结这些吗?

  “不如让我也加入吧,我陪这位充满魅力的Omega去完成这个任务,去干掉那个不知是叫肺痨还是克劳的家伙。”

  尼贾卡达嬉笑着提出自己的建议。

  埃弗雷特这才想起,这家伙从来都是唯恐天下不乱。他忍不住也跟着笑了。

 


 ——【注释】——

*①皮肤变绿或者变红:这里是在调侃罗斯将军的实验制造出绿巨人(绿巨人是班纳博士在一次意外中被自己制造出的伽玛射线大量辐射导致身体产生异变而成,此处私设为军方资助,名义上算是罗斯将军的实验。事实上在绿巨人诞生之后,罗斯将军也确实着手研究绿巨人的情况,希望能够以此制造出超级士兵血清,埃弗雷特的药剂算是成果之一)和红巨人(在漫画原设定中,罗斯将军可以变身为红巨人,但是电影暂无这个设定,此处仅仅是埃弗雷特无意中的调侃)。

*②“It’s time to go.”:这句话是双关。埃弗雷特的母亲指自己是时候该“走”(自杀,因为她意识到自己拖累了埃弗雷特)了,也指埃弗雷特是时候该离开这个破旧的“家”(是时候该抛弃过去,重新活出自己的人生)了。

*③或许像瓦坎达这样的农业小国以后会变成科技大国:埃弗雷特一直在原始的贾巴里部落生活,没有见过瓦坎达的其他地方,因此未曾知晓瓦坎达真实的科技水平。这里只是嘲讽式的调侃。


评论(17)
热度(136)

莹瞳

©莹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