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使】不是冤家不聚头(一)

大明星(大少爷)沃伦×小跟班(划掉)保镖科特【名字前后无意义,本文夜天使,不拆不逆】

主CP:夜天使(科特×沃伦)

副CP(不一定会出现,但请注意避雷):EC,狼队,蓝色生死恋,牌银……(其他待定)

 

本文长度不限,看脑洞和有无人观看来决定。

 

本文私设超多(人物关系也会相应发生改变)【OOC都是我的锅!】:世界大同,变种人与普通人和平相处,有能力的变种人和无能力的普通人都是社会常态。

 

  在沃伦看来,新来的保镖和跟班差不多,还奇奇怪怪,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不说话时一点存在感都没有……不对,小跟班是根本不说话,所以他毫无存在感。不过,对沃伦来说,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反正小跟班是他老爸找来看管他的人而已,无须在意,直到他发现了小跟班(划掉)保镖有一根蓝色大屌……


——以下正文——

  沃伦曾经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他在青春期(虽然现在依然在青春期,不过他自认为自己成长了许多)的时候非常叛逆(现在也一样叛逆),经常抽烟喝酒打擂台。

  沃伦有一个足够他吃喝玩乐一辈子的大家族,但是沃伦是什么人?他才不要靠老爸的财力,而是要靠自己的实力养活自己,所以他不但离家出走,还去打擂台养活自己。那段日子是沃伦最快乐最自由的时光了,然后他遇到了一生最可恶最不堪回首的事情!

  沃伦还记得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坏日子,那家伙是被人抬上擂台的,一脸懵逼被扔了上来,一看就知道是被坑蒙拐骗送上擂台的,真是可怜的蓝个子。然而这样的同情心无法阻止沃伦想要把这家伙打趴下的念头,在这个场子里,已经没人敢跟沃伦打了,难得来了一个人挨揍,他当然要把人揍趴下才行!没想到这是他人生最大的滑铁卢——他不但打输了,还差点被人电秃了羽毛!最可恶的是,那人打完就跑了!讲道理,难道不应该负责吗?!

  当然不应该,毕竟这是立生死状的打擂台,谁他妈打完还要负责的?然而气在头上的沃伦一直把这个打完就跑的人记恨在心。那人叫啥?好像叫“夜行者”还是“夜猫子”来着?早知道他应该好好听主持人介绍才对。

  翅膀伤了,不能再去打擂台了,之前赚的钱他一向都是大手大脚花光了,没想到会落得如今境地。当初他可是跟家里人放了狠话,一定不会哭着回去要钱的,但他现在真的很想哭着叫爸爸,都怪那个打完就跑的蓝色混蛋!

  后来有一个蓝秃子找上门来,说要当他爸爸(划掉)雇主,还说可以治好他受伤的翅膀。瞧瞧蓝秃子的模样,丑爆了!看看蓝秃子带来的两个妞的造型,丑爆了!这个组织的审美不行啊,如果进了这个黑组织,万一他的审美也被带坏变成非主流怎么办!他可是要走在时尚前端的人!

  最重要的是,沃伦现在超级讨厌蓝色的东西!尤其是蓝色的人!让他想起了当初那个该死的蓝色小子!居然打完就跑!要是让他知道那小子在哪里,他肯定要揍他一顿!

  这个蓝秃子一看就不是好人,沃伦也不算好人,干坏事他高兴得很,但他就是看不惯这个该死的蓝秃子!秃子=审美不行=绝对不要接触的丑逼,这条公式一下子在沃伦脑海里形成了,所以沃伦在心里画了个大叉,果断拒绝了蓝秃子。好吧,人家也有名字,叫天启,还是个反人类的中二病末期患者。

  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说变种人统治人类的话,这可是政治不正确啊,会被拉去坐牢的。好像之前有个叫“磁铁王”还是“废铁王”的家伙把牢底坐穿了,出来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天天跟初恋腻歪在一起。

  这些都不是事儿,反正沃伦当场拒绝了名叫天启的蓝秃子。

  后来,沃伦因祸得福,找了份工作,同样是别人找上门的,是一份模特工作。据说那人是看中了他受伤的翅膀,宛若堕落尘世的折翼天使,想以此拍一系列主题照片,说什么这是残缺的美感。得了吧,他确实是“折翼天使”,伤得很。有了钱之后他终于可以去医院疗伤和付房租了,顺便还名声大噪,走上星光大道。

  他老爸知道他没有惹事,而是找了份明星工作之后,心情好了不少,不但把银行卡还给他,还在里面存了不少钱给他花。对他老爸来说,只要他不惹事,爱干嘛就干嘛,父子俩的关系因此缓和不少。

  然后,就轮到他爸搞事了。

  沃伦看到新来的保镖,也是醉了。他爸居然会派一个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一双眼睛的人来做他的保镖?开什么玩笑!不说其他的,在大明星身边的人居然是这么个怪家伙,别人会怀疑他的审美的!

  无论沃伦怎么抗拒,他爸都不肯让步。他爸只说了一句:“保镖费用不需要你给,我还会给你补贴,并且定期往你卡里转零花钱,不然一切免谈。”

  行呀,沃伦忍了!尽管沃伦自认为是大明星(其实还不是),但是现在接的工作不多,赚的钱加起来还不够老爸给的零花钱的零头多。既然这个保镖不用花钱还倒贴,就当做他不存在好了。至于当初那个说好了不花家里钱的人是谁?沃伦表示他才不知道!有钱就是大爷,他清楚明白这一点了。

  除此之外,他爸还让他进一间名为泽维尔天才学院的变种人学校读书,据说这里有全世界最优秀的变种人老师——X教授。

  第一次见到X教授的时候正好烈日当空,那颗光秃秃的头颅差点把沃伦亮瞎了。沃伦内心马上弹出当初那条公式:“秃子=审美不行=绝对不要接触的丑逼”。不行,他要跟老爸抗议,怎么可以把他交给这种审美不过关的丑逼呢!

  然而,走近一看,如沐清风的温暖笑容足够融化任何一个铁石心肠的人。最重要是颜值高啊!可惜审美差了点,居然理了个光头!不过有颜任性,就算是秃头也好看,而且还是个这么温柔的人——“世风日下人心冷漠,只有X教授的笑容还有点温度。”在进入这个学校之后,沃伦终于明白了这一点。同时,沃伦心里的公式改成了“秃子=审美不行≠丑逼”。

  后来,沃伦在同学的八卦中才知道,X教授当初也是个有头发的美男子,结果前阵子被一个审美超有问题的蓝秃子绑架了,人没事,头发却没了。知道这件事后,沃伦很愧疚,如果当初他顺手把蓝秃子打一顿,说不定X教授就不会秃了。

  说起来,那个保镖也跟着他进学校了,天天寸步不离跟着他,别人都笑他有个小跟班,多烦人啊。沃伦尝试了很多方法,结果没有一种方法能够甩掉他。就算甩掉了,不出三秒钟,小跟班就会从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跑出来,沃伦已经放弃了甩掉他的念头,他真想问问老爸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个怪人物的。

  这件事说起来也不怪沃伦的老爸,毕竟这个保镖还是自己送上门的。要知道沃辛顿家族家大业大,沃伦还经常闯祸,能找个人保护一下他也是好事。于是沃辛顿家主就公开招人去给儿子当保镖了。

  说起来,当初这个人也是奇奇怪怪,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连给他面试的沃辛顿家主都看不见他的样子。沃辛顿家主看了看资料,资料上还不贴照片,其他方面倒是写的清清楚楚,包括应征理由居然是“顺应上帝的旨意,誓死保护天使”,看到宗教一栏写的信息,沃辛顿家主倒也理解这个理由,这些年来不缺狂热教徒千方百计想要靠近他儿子,将他儿子奉为“上帝的宠儿”。屁呀!那是我家儿子,我宠着呢!关上帝屁事!

  看到这一条,沃辛顿家主已经在心里画一个叉了。不过,沃辛顿家主还是谨慎地想看看这人有什么能耐,说不定真能保护他儿子。

  于是,他问:“你……可不可以脱了外衣?起码露个脸也好,不然我都不知道你是什么人。”那人看起来相当犹豫,所以他补充说:“不行的话就算了,你还是赶紧走吧。”

  那人立马把外面那层遮挡布脱了下来,下面居然是一个蓝色皮肤的恶魔,咳咳,是看着像恶魔的变种人。最重要的是,他看起来不大,还是个孩子!

  沃辛顿家主想着,自家还没堕落到要请童工的地步,这孩子看起来和自家儿子差不多大,而且瘦骨嶙峋的,营养都跟不上,更别提要保护他儿子了。除了恶魔的外表有点威吓力外,感觉这孩子连自己都没办法保护。

  不过,直接说的话会不会太伤这孩子的心?他是不是应该委婉点?对了,他可以假意询问这孩子的能力,然后顺水推舟说他的能力不适合这个工作。沃辛顿家主这么想的,也这么问了。

  蓝恶魔,不,应该叫他科特,他十分纠结,然后开始了爬墙,边爬墙边说:“我之前在马戏团当过杂技演员,身手应该算不错?”科特用不确定的语气这么说,他见沃辛顿家主摇摇头,一下子急了,爬到天花板上,然后松手,化成一团烟雾,瞬间出现在沃辛顿家主面前。他蹲在办公桌上,对沃辛顿家主说:“我还会瞬移。”见沃辛顿家主面无表情(实际上是惊呆了),怕他不信,于是抓着他的手,带他瞬移了好几个地方,再瞬移回办公室里。

  “我没骗你,”科特泪眼汪汪看着沃辛顿家主,“请一定要让我保护天使,请求您。”

  沃辛顿家主觉得自己捡到宝了。如果放一个攻击力强的保镖在沃伦身边,他还要怕保镖跟沃伦打起来或者保镖帮着沃伦去打架,科特倒好,不打架,直接拉着沃伦就跑了,他就不用担心沃伦会在外面惹是生非了,一有事,就让科特马上带着沃伦跑就得了!

  再看看,哇,虔诚的天主教徒,不怕他会对沃伦不好或者背叛沃伦,信用度有保证!人是瘦了点,但一看就是好孩子,不会跟着沃伦去打架,还会劝着沃伦不要打架。而且科特跟沃伦年纪相当,还是X学院的学生,日后跟沃伦就是同学了,上课都能帮着照看,下课后还能交个朋友,多点积极的影响,沃伦就能学好了。

  果然人就要往积极一面看,现在一看,之前说的缺点,现在都是优点了,多好。沃辛顿家主表示自己很满意,科特也如愿以偿成为沃伦的保镖,真是皆大欢喜。只有当时还不知情的沃伦在日后万分忧伤。很久之后,知道自己为儿子请的保镖居然把儿子拐跑当媳妇的沃辛顿家主表示自己也很忧伤。

 

-TBC-


评论(3)
热度(39)

莹瞳

©莹瞳
Powered by LOFTER